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老农的博客

雪泥鸿爪自留痕。

 
 
 

日志

 
 

如是我闻——读书有得  

2013-01-28 10:2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说“有病不求药,无聊才读书”,我们自然不必把读书和“无聊”联系起来,但真正的读书人,我以为一定要与功利阅读相区隔。带功利性的阅读是读好书的。
  专家多了,思想者少了;学者多了,知识分子少了。
  孟子的“恒心”就是对“道”的不动摇的坚执。
  中国的出版物,有三本书影响很大。一本是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一本是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一本是达尔文的《物种起源》,都是十九世纪的书。其作者都是斗争哲学的先知,人呼“三卡尔”。
  青灯说长,黄卷言短。
  何炳棣立下读书学习要“扎硬寨、打死仗”的原则且奉行一生。
  历史研究向有两种传统,一是“我注六经”,一是“六经注我”。用现代学术语言来说,一种强调对研究对象的客观性实证分析,一种强调研究者观念的主体性投射。前者踏实细密,言皆有本,但易失之于琐屑,缺乏概括综合甚至“不成体统”。后者高屋建瓴,自成体系,但易失之于空泛,根据不足甚至形成“无据之理”。“不成体统”尚不至荒诞不经,不失为史家养命之源,而那种建立在歪曲、无视社会真实状况和史实上的“宏观理论”,则谬种流传,害莫大焉。
  这世上只有买书是最合算的事。人家把自己的思想、理论、学说、感受,把他的经历、喜怒哀乐,绞尽脑汁地写成文字,又辛辛苦苦地印成书,花去多少劳动,你却坐享其成,花钱就能买到人家的劳动结晶。
  三一八烈士魏士毅碑文:国有巨蠹政不纲,城狐社鼠争跳梁。公门喋血歼我良,牺牲小己终取偿。北斗无酒南箕扬,人心向背关兴亡。愿后死者长毋忘。布热津斯基指出,当今世界已出现与冷战时期明显不同的三种发展趋势:第一是全球政治觉醒,全人类第一次都在政治上积极起来,这是非常巨大的变化;第二,全球力量的中心从大西洋两岸转移到了远东,这并不意味着大西洋两岸的国家将会崩溃,而是说它们将失去五百年以来的统治权;第三是出现了全球共同的问题,人类必须共同应对,以防所有人受难。|
  十月革命与法国大革命完全不同:拿破仑战败之后,法国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原则仍然在欧洲留下了无数深入人心的记忆、思想和制度,甚至他的敌人都不得不采用这些原则实行变革。可是,苏联作为一个超级大国,一旦迅速瓦解之后,却未能留下任何永久性的事物,既没有留下原则,也没有法律或制度,甚或是一段历史。关于历史理性必然实现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意识形态弥赛亚主义不过是一个稍纵即逝的幻象。
 普世价值:自由、平等、容忍,人道和人的尊严。
  白圭:人弃我取,人取我与。巴菲特:别人疯狂我恐惧,别人恐惧我疯狂。
  李学勤在《卢梭二题》中说:巨大的理论创见,导致巨大的理论流产。如火般的天国实践,导致如血般的人间地狱。这感言无比沉痛。也难怪以赛亚伯林在《自由及其背叛》中认定:“在整个现代思想史上,卢梭是自由的一个最阴险和最可怕的敌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