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老农的博客

雪泥鸿爪自留痕。

 
 
 

日志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2013-04-17 21:3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读《过去的中学》,于心有戚戚焉,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张思之先生从事律师职业,却终生对宋词、元曲有着浓厚的兴趣,时时从中领悟汉语的美、感受生命悲欢,这一切首先来自中学教育对他的熏陶。
   胡适先生说,我在澄衷一年半,看了一些课外书。严复译的《群己权界论》,像是在这时代读的。严先生的文字太古雅,所以少年人受他的影响没有梁启超的影响大。梁先生的文章,明白晓畅之中,带着浓挚的热情,使读的人不能不跟着他走,不能不跟着他想。有时候,我们跟他走到一点上,还想往前走,他却打住了,或是换了方向走了。在这种时候,我们不免感觉一点失望。但这种失望也正是他的大恩惠,因为他尽了他的能力,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境界,原指望我们感觉不满足,原指望我们更朝 前走。跟着他走,我们固然得感谢他;他引起了我们的好奇心,指着一个未知的世界叫我们自己去探寻,我们更得感谢他。
   夏丐尊先生无论上语体文或文言文,先生是不多讲的,他要学生先看,先讲解,然后由他对讲错的加以纠正;对讲得不清楚或不全面的加以补充说明。有时他向学生提问,有时则要求学生向他提问。他在课堂教学的任务,就是要培养学生独立阅读的能力。末了,他总要结合课文,把世界思想家的思想、学说,如达尔文的《进化论》,卢梭的复返自然说和《民约论》、莫尔的乌托邦思想、尼采的超人哲学、叔本华的悲观哲学以及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说等等,言简意赅地介绍给我们。文学方面,他常提及的是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和易卜生的《娜拉》等。这些讲述不仅使学生开阔了思想境界,而且富有吸引人的魅力。
   语文老师董鲁安有时讲得出神,就给同学们讲述一些轶事甚至离题好远的趣闻。所以他的课深受学生们的欢迎。
   中学语文不过两大任务:一情操的陶冶,二写作能力的提高。
   1941年,我级同学参加毕业考试。谢君素喜文学,是当时南开首席语文教师孟志荪先生的得意弟子谢邦敏;但数、理、化成绩欠佳。当他进入考场,展开物理试卷一看,顿时口呆目瞪,竟然一题也回答不出,白纸对青天片刻之后,只得教白卷。但心犹不甘,当场填词一首,调寄《鹧鸪天》,词曰:
晓号悠扬枕上闻,余魂迷入考场门。
平时放荡几折齿,几度迷茫欲断魂。
题未算,意已昏,下周再把电、磁温。
今朝纵是交白卷,柳耆原非理组人。
物理教师魏荣爵先生评卷时,也在试卷上赋诗一首,诗曰:
卷虽白卷,词却好词。
人各有志,给分六十。
按南开校规主课一门不及格且补考仍不及格者,不得毕业,只作为肄业。谢君物理或60分,乃毕业,考入西南联大,攻法律。殊不知这六十分却使一位人才不致埋没。至此,我不得不写一笔本不需赘述的事,魏老师在南开教学水平之高、教学态度的严谨是有口皆碑的,决不是不负责任的胡乱评分之人。我将此事函叩魏师,书信寄达时,适有其他教师在座,均曰:“我等决无此胆量”。
  衡之当今,不独魏师不存,谢生亦无存在的土壤。
  正如傅国涌先生所说:过去的中学之所以值得我们追想、神往,最根本的就是它们常常是超越功利的,没有把功利的目标凌驾在一切之上,陷入功利化的泥潭中,显示出精神上的猥琐和平庸。我们今天的中学(当然不光是中学,大学、小学也一样)最大的弊端就是急功近利,处处以俗世的标准衡量自己的成败得失,处处以功利的目光打量一切,对每个学生的评价、对每个教师的评价、对校长和学校的评价都是按照功利的标准,一切都是量化的,学生的成绩量化,老师的业绩是量化的,上级教育行政部门对学校的评估一样是量化的,这是一个单一的、一元化的、不容置疑的标准,老实说,一个具有一点正常判断能力的人都不难看出,这个标准很大程度上是非教育的,是畸形的、被异化的。在这样的风气导向之下、这样的价值框架当中,中学当然找不到自己准确的位置,不知所措,只能围着高考这个轴心转了,从最初的“专科率”、“本科率”到现在“重点率”,高考分数成为衡量中学办学的唯一指标,对此,中学校长也有他们的无奈和苦衷,他们当中有人曾公开发出这样的感叹:“我们面前的‘宪法’是高考而不是‘教育法’,高考指向哪里,我们就走向哪里。
   年复一年,现在的中学固然可以成就一批批的考试能手、分数英雄,但是与培育人、造就人的目标越走越远,对学生身心的健康成长也是一种严重的伤害,人毕竟不是机器,学校毕竟不是工厂,中学自身要有清楚的定位,它不是通往大学的输送带上一个机械的环节,不是大学的预备学校,不是大学生生产流水线,而是有自己基本的独立价值,比如要让每一个学生的人格得到陶冶,知识得到训练,视野得以开拓,即使不再升学,作为一个人,他的文明素养,他对世界的认识,对社会人生的理解都是在这个阶段初步成型的。我们从当年重庆南开中学的学生回忆中,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他们在那里受到的教育,在许多方面,足以给他们一生提供精神的支撑,成为他们未来生命中一个不能缺少的支点。我觉得这要比一次考试的分数重要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