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老农的博客

雪泥鸿爪自留痕。

 
 
 

日志

 
 

汉化之深  

2014-01-26 11:4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湘鄂渝黔之土家族地区在清代雍正年间改土归流,朝廷强行进行汉化政策,一律流官治理,进行汉文教育,不准土家人讲自己的语言,连习俗都要向汉族或满族看齐。以至1956年成为单一民族后,许多货真价实的土家人都不知道自己曾是土家人。今天绝大多数土家人已经不会讲自己的民族语言,民族习俗也丢失太半。笔者戏言目前土家族与满族可作汉族人了,也不是胡说八道。因为汉文化已经深入到土家地区和土家人的灵魂深处。
  笔者读《红楼梦》,深觉其语言亲切感人,有如笔者乡音一般。近读香港太平书局一九九二年六月第一版之《金瓶梅词话》,又有这种感觉,其用语就如笔者乡音,其所写之习俗就好像是写笔者家乡的习俗的一样。随便摘录三段,各位看官自己辨别:
  月娘道:“那里看人去!恁小丫头,原来这等贼头鼠脑的,倒就不是个咍咳的。”笔者以前一直以为“咍咳”只是湘西方言,这在土家地区是极土极土的话,只在民间口语中存在。今次在《金瓶梅词话》中看到这词儿吃了一大惊,你真不是一个咍咳的货。
  他娘王六儿安抚了女儿,晚夕回家去了。西门庆又替他买了半副嫁妆,描金箱笼、拣妆、镜架、盒罐、铜锡盒、净桶、火架等件。
  这些嫁妆,至今还是土家女儿出嫁必备品,只是时代发展了,样式有所不同而已。
  他母舅张团练看他娘面上,亦不和他一般见识,这经济坟上覆墓回来,把他娘正房三间,中间供养灵位,那两间收拾与冯金宝住 ,大姐倒住着耳房。
   此段文字几乎就是用西南官话写的嘛,其中“覆墓”这个习俗的叫法与今日广大湘鄂渝黔地区一样嘛。
  从明清时代两大小说名著可以看出少数民族汉化的程度之深,假以时日,耐心足点,从教育入手,哪有不能汉化的少数民族啊。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