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老农的博客

雪泥鸿爪自留痕。

 
 
 

日志

 
 

  

2016-08-15 21:0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有点癫,与诗圣之后相约骑行凉登,要经过两头羊,这可以今年我四上两头羊了。按照诗圣之后的时间,早上7点30分出发,真没想到,诗圣之后这次非常谦虚,竟然跟我保持相同的节奏。刚过苗疆第一漂,诗圣之后的电话响了,领导召他共商国是,必须回去。骑行刚刚一个小时,哪不到哪儿,我只得继续,按有计划的路线走。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很快就到了岔路口,直走就是我要经过的地方,这已是第四次了,右走就是沈从文散文和小说中多次出现过的鸭堡寨。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这是青枫垭,此去就是连续四公里的长坡,NND,天老爷也不对劲,跟小民作对,竟然露出的笑脸。我在路边招呼站稍事休息,就开始骑上坡了。这次状态不错,从二三档到二二档,直骑到工班招呼站,坡都过了一多半,只是汗出得太多,在招呼站休息,有一农民老汉先在。我们聊了起来,他竟然知道出汗、屙尿和大便是排毒,说,人要多锻炼,钱多未必好,健康才是福。聊了一阵,汗干了,我继续。一口气骑到水井处,灌满了两个瓶子,上两头羊,转茶山。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这就是去茶山的路,远望,心有点颤,又是长上坡啊。中间那张照片就是两头羊对面的景致,河谷金够深的。照相后,继续放让人舒心的下坡,旋又爬那条让人心颤的长坡。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上为上茶山村,这个村子显然不太富裕,居然有那么多的瓦房依山而建。此地风光,农民,典型的孔子的信徒,富润屋,看一个村子富不富,只要看看砖房多不多就行了。因为不知前路如何,未及久留,匆匆而过。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过岔路,直行,到了下茶山村,瓦房与砖房夹杂,看到小男孩滚铁环,几十年未看到小时干的营生,格外亲切,不由得拍了两张。返回岔路口时,在村口遇到一打水的老乡,问他到山江多远。这家伙显然不大懂汉语,我也听不懂他的带苗味的汉语,只好问“这儿到山江有十里远没有?”“有十里。”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左前黑砂子路就是我要走的路,心想,下茶山村已是路的尽头,显然没有去凉登的路,说不定去凉登的路就在往山江的路上,就是走错了,就将错就错,从山江返回吧。于是,毫不犹豫地左转。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只转过一个弯,前面就豁然开朗,对面山路盘桓,我这边即将要下的路也是山路弯弯,勉力前行吧。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这是从茶山下来的路,铺了很厚的一层砂子儿,好在砂子儿较细,尚可骑行,要是大一点儿,那就要命了,滑得就难骑了。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这是下去的路,两个小男孩去玩耍,等我从凉登回来,在沟底还碰到他们往河里扔石头玩,还有两个半大小子骑车车。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到了谷底,遇到一群修路工,挖机阻路,我下车问路,一位老乡告诉我往这条路就是去凉登村的,我看着此路如此破烂,有点迟疑,另一位老乡说:“前面就是水泥路。”既来之,则安之,只得往前。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果然,行不多远,就是水泥路。放假前春哥说这条路还需要越野车才能上的,竟然就修了水泥路,上车前就拍了张照片。大喜过望,奋力前行。谷深而窄,路沿河走,开始还比较平坦,不久,就开始有缓坡了。不久,过桥,看前路,可不是陡坡么?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上面几张照片就是上坡后照的,坡陡得有点邪门。可没有办法了,只得奋力前行,好在是水泥路呀。正喜滋滋埋头爬坡,抬头一望,前面竟然是烂石子儿路,石子大小不一,路面凹凸不平,上上下下,推推走走,让了两次车,就到了山垭。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在山垭,碰到这位老司机,问我下面有车来不?告诉他,下面正有一辆向上驶来。他停车下车打望,果然,又上车后退至边上,等下面的车上来,原来只有此处才能错车。他告诉我,这路太险,来车的下面就翻了一辆大车,万幸的是,司机只是轻伤;他指着我前面不远处,说,有个小伙子开三轮摩托,东西载多了,上不来,熄火了,车往后退。摔下去了,人死,车还在下面。他指着给我看,果然下面河坡上有摔烂的摩托。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他们错车后,我也该走了,往上骑,到了这儿,路完全是从悬崖上开凿的,为让上面来车,停在路边,拍了三张照片。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癫 - 山野村夫 - 山野村夫的博客
 让了车,再上车前行,骑不多远,上面又来了车,再让,站在最后一张照片里的外砌的石头上往下拍了这三张照片,看看,多险。太阳烈,路难走,老司机告诉我只有三里就到村里了,看看坡太陡了,于是推车前行。推到一个小山弯,有小小的水田,往上看,上行的大车还在远远的山上行驶,我的勇气一下子没了。于是,折返,小心翼翼的骑下坡,所幸没有遇到车。和修路工扯淡,他们告诉我,凉登呀,就是,往上爬,心凉凉的,要你登山登得要死要活的。
 他们不相信我能从来路骑上去。骑不上去推上去,我心想。哪知我竟然骑了上去,直到上茶山村口时才停下休息。这儿有几颗大树,有一水泥墩,躺下吹风,凉风习习,很是惬意。吃了两个包子,已是十二点四十一了,前去还有一个上两头羊的上坡等着我,还是到青枫垭泡澡去吧。回程爬坡真老火,终于爬上了两头羊,到水井补充水,一个小姑娘在洗衣。
 没有休息多久就下坡了,用时不多,可就是找不到阴凉处洗澡,直到快到吉信时才找到一处,稍稍有点阴处,泡至两点四十多,上岸,回家,四点半到家。
 傍晚,和一骑行巨侠聊天,才知道我差点到的村子是上凉登村。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