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老农的博客

雪泥鸿爪自留痕。

 
 
 

日志

 
 

   

2017-12-20 00:0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比武终于举行并且搞完了,晚饭后与矮子同姓哥散步,他说理科有正大人押阵,比武活动非常正规。而我告诉他,我未去理科,不敢离开文科,只怕文科乱套,饶是我一直盯着,评委,尤其是领导评委,总是迟到,下午第一节,和大人迟到二十二分钟。 头儿们不能身先士卒率先垂范,什么事都难做好。因此,我对文科这边的评价只一个字——水。 水还体现在许多学科听课的人不多,我本来很有看法,后来想想,这些课磨的过程都听过几遍了,没有兴趣再听也是可以理解的。再说,我只是一个帮忙的,主人们不急,我急啥? 冇名堂我。 我也是醉了,安排表发到了每一个相关者的手上,结果却是那么多的人问我怎么做,大家都是木科生,有的甚至是硕士,虽不敢生气,也不敢语气带急,只叫她们(他们)看安排表。两次交代科室人员查岗,竟然没有查,还说我没有说,真的是醉了! 矮子同姓哥还说,许多老油条真水,但一谈钱就来劲儿,和大人的作文还是去年十月的,要检查就得从和大人查起,许多人同仁对三巨头不满来着。 矮子同姓哥不明白的是,根子在老总,而不是在我们同来的人的身上。他明白下情却不明了上情。 我们谈了许多教学方面的事儿,观点相近,深以为然,相谈甚欢,但都无能为力。我比他了解更多,职责不明,诸事难做! 最后,我们认为守住底线而已,他事我们无奈啊!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