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老农的博客

雪泥鸿爪自留痕。

 
 
 

日志

 
 

蓝瘦  

2017-06-11 10:3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话得说,不说蓝瘦。
 大比次日,本想骑行楠木冲的,小耳东要去尖朵朵,深夜才讲,我反正是不大拒绝 的主,答应了。早晨,按约定的时间出发了,爬屯粮山时竟然下雨了。小耳东没有雨衣,我掏出雨衣穿了,在路旁树荫下躲了一阵子。在微雨中爬山,爬到观景台后因为田雨包车来赶,只得等她。边观景边闲谈,谈眼镜蛇的种种。一个小时后田雨坐车来到,继续爬坡。爬屯粮山时状态良好,爬骑马寨那条坡时根本不在状态,虚汗淋漓,竟然掉在田雨后面了而赶不上。在吉云买了瓶水,继续爬第三段坡,好在她们在坡上一点点过的地方等我,我补充了点巧克力才继续爬坡,感觉才好点点。
 在鸭堡寨吃了午餐,此去一路下坡,田雨直呼痛快,回来有你受的。想不到这丫头还厉害,爬禾排陡坡竟然一气爬到头。不多久,就到了瀑布上面。在路边锁了车,去瀑布的路已经修成水泥路了,但一长段直上直下的石阶梯路让人眩目。一点钟的太阳正大,射人眼目,下到百分之二处,我就停止了,让年轻人去,无他,瀑布没有了,发电截水。休息了一阵子,我慢慢往上爬,好不容易爬到锁车处,躺在石壁下睡觉。
 快四点了,他们才上来。
 回程第一条坡刚爬完,乌云滚滚,山雨已来。我们在路旁一家修车铺躲雨,老板问我们是不是有人给我们发钱才骑车?一会儿又问我们是不是怕死才锻炼。哈哈,和这些纯苗农民兄弟有理也讲不清楚。
 雨不久即停,过米坨,爬那条漫漫长坡时,我一直跟在田雨的后面,快到坡顶时,颇觉口渴,停下喝水,一站,左大腿竟然抽筋了。良久才止,慢慢推车,推了一段才上车。此后一路下坡,七点左右才到店里,一为换刹车片,一为老板要问孩子早恋如何解决事。一大群人正在晚餐,我拒绝了,和老板坐在街边闲聊,告之以软处理之计。
 昨天,停电一天,宅在家里看书。六点半去店里取车兼夜骑,五人夜骑四十公里,味道与白天骑车不一样,没吃晚饭,有点饿。
 在观景台和小耳东谈得最多的是河南驻马店出租车撞倒一女子,二十多车二十多人无人去救,最后遭遇二次辗压而死一事。这些目击者遇到一致谴责,均感人间冷漠。我们都不想说多什么,只是觉得为什么会导致这种情况?中国人自古不缺乏侠肝义胆,现在为什么会这样?见义勇为伤不起,见义勇为的代价太高,除非是马云,钱太多而不在乎,但是,遭讹诈后心里舒服吗?这些目击者几乎都是普通人吃瓜群众,他们良知不可能被狗吃了。今天看到新闻,才知此女叫马瑞霞,倒地后许多路人报警了,交警也很快就赶来了。
 所以,我们认为恶法不除,此事难为。因为以前有判例,面对法官之问:“不是你干的,你为什么救?”谁能自证清白?最后掏出高额赔偿。据说,法官这样判,是为了保护弱者。如此保护弱者,最后弱者愈弱,最终吃亏的还是弱者,最后人人有可能成为弱者,人人有可能成为马瑞霞,人人有可能 成为小悦悦。
 其实,解决之道人人明白,就看法官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