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陵老农的博客

雪泥鸿爪自留痕。

 
 
 

日志

 
 

醉鬼   

2018-02-22 22:5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人日,未如薛道衡那般思归,而是去了朋友家正大人家,正大人令堂期颐有二而仙逝,今日大葬,去烧香。 结果合作单位的领导亦去烧香,有点意外,也不太感到意外。 本已吃了午饭的我遇到喜欢野史的数学四知堂,他谈到宁古塔,组织了一桌,百忍兄喝着喝着,逢人敬酒就喝,甚至主动敬人,自己先干为敬。 苦也,苦也,可苦了我。送他回家,出大门不,他就方便了,之后,走走坐坐,电话骚扰了九哥和黄哥。连拦的士多辆,不停。在麻花桥与人行天桥处,百忍兄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走了。千哄万哄,方便之后,走了几步,又坐在路边牙子上,拦了辆的,嘿,这的哥瞎了眼,竟然停了。好不容易把他塞进车里,不知他家在何栋,又曾听说此苑门禁森严,在大门口下了车,他走进门卫室,躺下不走了。 又千哄万哄,一路慢慢的把他哄着送进了他的家。我的勒个去,竟然出了一身麻麻汗。 再次走出苑门,守门老头对我笑笑,告诉我身上有许多灰尘,脱衣一瞅,果然,拍汗走人。 醉鬼真难伺候!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